相识何必曾相逢

王琛瑜
罗伯特·舒曼的《克莱斯勒偶记》Op,16是音乐会中广受钢琴家和听众喜爱的一首保留曲目,但可能很少有人真正了解它与E.T.A.霍夫曼两部作品的渊源——散文集《克莱斯勒言集》和小说《公猫摩尔的人生观》。这篇论文的主目的就是挖掘霍夫曼的两部文学作品对于舒曼的《克莱斯勒偶记》音乐的影响,从而使我们在演奏中有更新的认识。
关键词舒曼;霍夫曼;《克莱斯勒偶记》;《克莱斯勒言集》;《公猫摩尔的人生观》

第一节艺术家及作品简介

一、两位艺术家

E.T.A.霍夫曼(1776—1822)和罗伯特·舒曼是德国浪漫主义运动中文学和音乐的代表人物。
霍夫曼,全名为ErnstTheodorAmadeusHoffmann,后世多简称他E.T.A.霍夫曼。自幼爱好音乐,上中学后显露出文学和美术天赋。十六岁进入大学学习法律,1808年到巴姆贝克城任剧院乐队指挥,兼做导演、作曲和舞台设计,并且教授音乐以度过经济困难。他教授贵族音乐的经历直接反映在了这一时期所创作的小说人物中——乐队指挥克莱斯勒。同时,他开始为《大众音乐杂志》写文章。罗伯特·舒曼,1810年6月8日生于茨维考城。中学时代深受浪漫主义文学的影响,特别喜爱G.G.拜伦、J.保尔、E.T.A.霍夫曼等人的作品。1828年进入莱比锡大学主攻法律。1830年从钢琴家F.维克学习钢琴,同时向H.L.E.多恩学习作曲理论。1834年创办《新音乐杂志》,1856年由于早已潜在的神经系统疾病急剧恶化而逝世。

二、霍夫曼的两部文学作品

《克莱斯勒言集》包含了两组散文,主阐述了乐长克莱斯勒的一些观点和经历。《公猫摩尔的生活观》是霍夫曼创作的高峰。作者有意把公猫摩尔的自传与乐队指挥约翰内斯·克莱斯勒的传记交错排列,看上去好象是排版工人的疏忽,误将当作废纸的克莱斯勒传记同时印刷了采用某种对位法似的写作使一个市侩(公猫摩尔)的逐渐成熟与一个艺术家的备受摧残形成两条不同的线索,两个色调不同的声部,把一个无耻市侩的欢乐与一个天才艺术家的悲怆融为一体。

三、舒曼的《克莱斯勒偶记》,Op.16

标题所取正是霍夫曼两部文学作品中的虚构人物乐长克莱斯勒(JohannesKreisler)之名。这组作品是舒蔓所作最主观的钢琴音乐,开头部分掌握狂乱的热情,接下来是揉和焦虑、失望、怪诞及浪漫渴求的幻想曲,然后进入高昂的抒情、冥想的遗忘。。
第二节霍夫曼《克莱斯勒言集》,
《公猫摩尔的人生观》对舒曼《克莱斯勒偶记》创作的影响

一、两人对克莱斯勒这一形象的迷恋
霍夫曼1808-1814年间在他的作品《克莱斯勒言集》中首次创造了乐长克莱斯勒这个人物形象,5年之后,霍夫曼重新回到这个角色,在作品《公猫摩尔的人生观》中证实了他对这一形象的偏爱和迷恋。在两部作品中,克莱斯勒对艺术的热情,易变的情绪,特有的幽默,同现实永无休止的的斗争以及巴赫,贝多芬,莫扎特的热爱等性情丝毫未变。霍夫曼将自己的很多经历和感情融入这个角色,如克莱斯勒的生日和霍夫曼的相吻合(1月24日);克莱斯勒同现实中的霍夫曼一样是被叔叔抚养长大;霍夫曼在现实生活中柏拉图式的爱情,和克莱斯勒一样献给了名叫Julia的女子;现实中的霍夫曼也养了猫并起名摩尔;克莱斯勒为了生计屈从于迂腐虚荣的王公贵族,正如霍夫曼在巴姆贝克受尽冷遇。克莱斯勒,实际上已经成为霍夫曼个性的另一个侧面,所以有些学者认为他的后一部作品《公猫摩尔的人生观》,可以算是一部自传了。三十年后,舒曼也遭遇了“克莱斯勒”。他的作品被出版商排斥但是为听众所喜欢。当很多同时代的钢琴家已经声名鹊起时,舒曼黯然放弃演奏梦想,转向作曲,写音乐评论,并且成立“大卫同盟”。像克莱斯勒一样,舒曼相信自己的才华和敏锐的感知能力,舒曼与克莱斯勒一样情绪变化激烈,消极的一面和热情充满活力的一面不停转换,他根据自己性格的两面性创造了Florestan和Eusebius,克莱斯勒的出现舒曼欣喜不已,它可以把舒曼性格的两个方面都涵盖,正如Daverio指出的“因此舒曼的克莱斯勒就是Florestan和Eusebius微妙的综合,幻想和现实终于可以集中在一个角色里。”。
综上所述,我们可以理解为什么霍夫曼和舒曼都如此的迷恋克莱斯勒这一人物形象作为一个艺术家出现的角色,克莱斯勒不仅分享了他们同现实生活中凡夫俗子的斗争,他们不停的证明自己艺术才能的斗争,而且成为传播他们艺术思想的媒介,嘲讽了曾经拒绝他们作品的庸俗的社会。对于霍夫曼,用克莱斯勒的悲剧时刻提醒自己创造和社会约束之间的平衡,因而他很好的平衡了自己作为法官和艺术家这两个角色;对于舒曼来说,克莱斯勒更像是诅咒,克莱斯勒发疯的结局在舒曼身上得以成为现实。
二、从主题动机来看
霍夫曼这两部作品始终贯穿两个主题动机现实与灵异的并嚣,以及幽默的运用。舒曼的《克莱斯勒偶记》Op.16也相应的运用了两个动机。
第一个动机,是一个半音上行。整部作品由一个A上行到一个降B开始。
第二个动机可以看作是第一个动机的拓展在第一动机的基础上加上一个全音进行从而形成一个三音动机。NOs.2,3,5,6,7都是这种三音动机。最主的一个,G-A-降B(一个全音上行加一个半音上行),接连出现在NOs.3,5,6中。在N0,3中,这个动机通过重音得以强化。在NO.7中的合唱部分,混合运用三音动机的两个变体(一个上行的全音加一个上行的半音;一个下行的半音加一个下行的全音)这一段先是由G下行到F,紧接着从A上行到降B(全音下行加一个半音上行)。
综上所述,霍夫曼作品中的两个动机的连续使用以及舒曼作品中的两个动机的交替出现是相呼应的,两个动机交替出现这样一种形式将舒曼的创作同霍夫曼的两部作品很好的联系起来。

三、从作品结构来看

霍夫曼的《克莱斯勒言集》为舒曼提供了很好的主题与素材,而《公猫摩尔的人生观》则在作品结构布局上给舒曼带来灵感。《公猫摩尔的人生观》采用了一种双重叙事的结构。由于排版工人的疏忽,将公猫摩尔和克莱斯勒的传记交替排在一起,两条线索同时进行。对应于霍夫曼的双重叙事结构,舒曼的《克莱斯勒偶记》8首作品中的7首采用了两种并行的曲式结构有再现的二部式,每一部中又包含了二段式,三段式,回旋曲式的重合交错。
在由AntheaBell翻译的霍夫曼小说版本的序言中,JeremyA1der指出了两条叙事线索的两种不同走向“Murroffersalinearstory,theKreislerplothasacircularstructure.”确实,在小说的结尾,克莱斯勒的叙述带我们回到了作品的起点,读者可以意识到这是一种回顾;摩尔的叙述则从

幼年开始,按照年代顺序排列,直到它的主人阿伯拉罕把它送给克莱斯勒。这样一种循回的叙述方式非常适合克莱斯勒,因为在德语中“Kreis”的意思就是“轮回,圈子,循环”,从更加现实的角度来看,这似乎正象征着克莱斯勒在崇高的理想和世俗的现实间永无止境的斗争。舒曼也不仅仅用一个有再现的二段式来表现这种循回,而且在NO.7中用了一个五度循环来表达对克莱斯勒斗争的敬意,也从音乐创作方面呼应了霍夫曼文学作品中循回的叙事走向。

四、从具体写作手法来看

1.被打断的叙述,句中的开始和结束
在霍夫曼作品《公猫摩尔的人生观》中,由于排版工人的疏漏,两条叙事线索交错进行,在翻页的时候往往摩尔的话还没有结束,克莱斯勒的叙述就开始了;或者摩尔的叙述结束后紧接着是一句克莱斯勒不完整的叙述,这就是作者所采用的一种独特的写法——结束和开始都出现在句中。
舒曼也采用了这种创作手法,Rosen曾以NO.1的开始为例,来说明句中开始“在作品二中,低音并不是和强拍同时出来的,直到第八拍,这样就给人造成作品在一个乐句的中间开始……”
在NO.2中,问奏2的开始就是是一个句中开始的好例子乐句开始在g小调一个六级上,然后通过二级减三和弦和一个属七和弦到达主音。aNO.3的106-123小节则是一个句中结束。从106小节开始的乐句,在115小节时有一个强有力的结束,但是最后呼之欲出的主音却被另一段新开始替代了。

2.角色情绪的突然变化
霍夫曼所文学创作中克莱斯勒是个充满幻想,情绪激动易变的人,舒曼的音乐创作则通过速度,调性以及结构相应的突然变化来表现克莱斯勒激剧的情绪转变的。速度上,从作品一开始,舒曼就设置了两个极限,从NO.2到NO.7,速度限定中都包含有“Sehr”这个单词,意即“非常”;调性上,经常出现没有任何准备的突然转调结构上内容上,舒曼通过对位,和弦经过句,旋律与和声,吟诵似炫技的交替使用,使整部作品中充满矛盾冲突。

3.营造神秘气氛
霍夫曼的小说经常充满神秘怪诞的情节,制造梦幻般的意境,给读者留下无数悬念,因而有人称他为“鬼怪霍夫曼”。这在他的《公猫摩尔的人生观》表现尤为突出,如克莱斯勒早年的生活经历是一片空白,又如吉普塞女郎的神秘失踪,而且这部小说并没有写完,由于作者的突然去世,这成了一部永远无法知道,结局的为完成之作。与之相呼应,舒曼在他的《克莱斯勒偶记》中通过一些延迟解决,模糊调性,半终止结束来营造一种悬而未决的神秘气氛。
第三节,霍夫曼与舒曼的一些其他联系及影响
霍夫曼和舒曼虽然从未见过面,但是两人之间的联系似乎从未间断过,霍夫曼对舒曼的生活,创作,乃至思想,精神都产生了深刻的影响。
舒曼少年时期最崇拜的的两位作家,一个是让·保尔,一个就是E.T.A,霍夫曼,他们的文学作品贯穿了舒曼的一生,可以说他们对舒曼性格的形成产生了一定影响。在完成这篇论文的过程中,我们不仅仅看到霍夫曼的两部作品对于舒曼创作《克莱斯勒偶记》的影响,通过他们的生平,我们也可以发现他们生活经历中的一些惊人的相似两人都学习过法律,并且在学习法律的过程中都展现出音乐以及文学的天赋;两人都为《大众音乐杂志》({AllgemeineMusikalischeZeitung~)写过文章;两人都创建过小团体联盟同凡夫俗子做斗争,霍夫曼与作家富凯创建了谢拉皮翁兄弟同盟,而舒曼创建了大卫同盟;两人都曾身兼数职,都当过作家,作曲家,音乐家,指挥,导演等等;最后,两人都因疾病死于46岁。
舒曼的《克莱斯勒偶记》早已成为舞台上常演曲目之一,也留下了很多钢琴家的演奏录音。本文希望可以通过克莱斯勒这一虚构形象,探究霍夫曼与舒曼之间的种种联系,舒曼音乐中对克莱斯勒这一形象的文学阐释,以及对霍夫曼文学作品技巧的音乐体现,以期为钢琴演奏提供新的视角,新的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