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饥饿游戏》中学舌鸟的象征意义

  本文从象征人类学视角解读美国作家苏珊·柯林斯的“《饥饿游戏》三部曲”中的第一部《饥饿游戏》中学舌鸟的象征意义。学舌鸟在《饥饿游戏》中的不同时空背景下体现出了四个层面的象征意义,包括政治意义、族群意义、文化意义以及精神意义。通过对学舌鸟的象征人类学意义的研究,探寻学舌鸟在不同时间、空间背景下的象征意义以及此种象征意义所映射的《饥饿游戏》中不同人性侧面的反映,揭示了《饥饿游戏》更深层次的象征人类学含义。 
  关键词象征人类学;《饥饿游戏》;学舌鸟;象征意义 
  象征人类学是文化人类学范畴中的理论学说,根本任务就是解析人类社会不同群体中各种象征符号与象征意义之间的相互联系,并且通过它们来研究象征在人类社会中具有的特殊价值和重作用。作为象征人类学的重研究对象,任何一种象征都是由象征符号和象征意义两种素组合而成的复合体。《饥饿游戏》中的学舌鸟正是众多象征符号的代表,不仅多次出现在《饥饿游戏》中加深主题,也从更深层面上表达了作者赋予学舌鸟的多重象征意义,从而深入挖掘了学舌鸟的文学价值和象征人类学范畴内的象征意义,即学舌鸟在《饥饿游戏》中显现出的政治象征意义、族群象征意义、文化象征意义以及精神象征意义。这四种象征意义能够在象征人类学视阈下从纵向和横向两个方向,历时和顺时两个发展空间系统解读学舌鸟在《饥饿游戏》中体现出的象征意义。 
  一、象征人类学与《饥饿游戏》中的象征符号 
  《饥饿游戏》(The Hunger Games,2008) 是美国作家苏珊·柯林斯(Suzanne Collins,1962—)的“《饥饿游戏》三部曲”中的第一部。小说讲述了北美洲在一场大战后被摧毁,在废墟中人们建立了新国家“施惠国”。由于统治者的残暴统治,该国第13区的人民奋起反抗,希望获得自由民主的新生活,但最终由于寡不敌众而被镇压并灭绝。为了杀鸡儆猴,统治者命令剩余的12个区每年各进贡年龄在12至18岁的一男一女作为“贡品”参加全国性电视直播节目——“饥饿游戏”。此游戏只有一个规则,即参加者必须在特定的环境中杀死除自己以外的其他人才能获胜!女主人公16岁的凯特尼斯为了拯救被选中的妹妹,甘愿挺身而出志愿成为贡品参加饥饿游戏。在游戏中,她背负着来自生活、家庭、朋友、人性、爱情、政治、战争、生存、死亡等多方因素所带给她的压力和考验。她必须事事谨慎,处处留心,而且必须全力以赴,否则自己将时刻面临死亡威胁,不仅不能拯救家人于水火之中,甚至还有可能给她们带来灾难。最终凯特尼斯凭借自己多年经验和勇往直前的信念坚持到了最后,获得了短暂的幸福。 
  在象征人类学视阈下解读《饥饿游戏》,不难发现其中有很多典型的象征符号,表达多层面的象征意义。首先,《饥饿游戏》中不止一次地强调等级观念、贫富差距等现象属于统治阶级的富人生活奢靡,无所事事,因此才会每年一次地热衷于观看和投资“饥饿游戏”;而属于被统治阶级的穷人则挣扎在死亡线上,他们为生存矜矜战战,过着提心吊胆的生活。此现象正是对施惠国的普通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的现实写照,具有政治需求、政治观念、政治秩序及政治影响力的象征意义。其次,“象征人类学也十分注重从象征的个人介入、播化、类比、隐喻、联想等概念中汲取养分。”(冼奕,2008133)《饥饿游戏》中每个“贡品”——饥饿游戏的参赛选手,不论性别、年龄、种族、性格差异,都代表着各自的地区,为了荣誉和生存而战。每当有胜利者出现,不仅个人会受到礼遇,他所在的区域也会得到相应奖励。此时,作为贡品出现的个人不再是他自己,而是一个集体符号出现在作品中。而所谓“饥饿游戏”的卖点也正在于此。再次,语言作为符号的象征意义在《饥饿游戏》中也被体现得淋漓尽致。《饥饿游戏》中有一句话被重复提及“May the odds be ever in your favor.”(愿好运与你相伴!)这句话重复被提及有其蕴涵意义,即“说话人和受话人之间的语义默契”。(王铭玉,2004214)每当出现这句话,说话人和受话人之间就会心有灵犀地理解其所表达的真正含义,有时是讽刺,如凯特尼斯的男性朋友和她一起分享换来的食物之时他们讽刺地互相打趣说了这句话;有时是祝福,如女主持人在台上对台下所有12区居民所说的简短祝福;有时却是例行公事,如当“饥饿游戏”正式开幕时,施惠国领导致辞也用到这句话。其实,不管说话人和受话人都心知肚明。这句话的语言符号象征意义在《饥饿游戏》中被发掘到了极致!《饥饿游戏》中这些典型的象征符号在不同层面展现了作者对统治阶级的残酷的无奈和对被压迫阶级的同情。 
  二、作为象征符号出现的学舌鸟 
  学舌鸟在《饥饿游戏》中的出现就像是一条贯穿着整部作品的链条。它的形式多变,学舌鸟造型的胸针、学舌鸟的声音、学舌鸟的真正形象等。但是不管它以何种形式出现,它作为一个很明显的象征符号总代表特定象征意义。 
  象征人类学的核心概念就是象征。每个独立的事物当它成为一种象征符号出现之时,它就不再是它自己,而是它所代表的群体甚至是它的概念所辐射出的系列定义。《饥饿游戏》中的学舌鸟不是作为一个独立的符号出现在作品中,它的每一次出现都寓言着主人公未来的命运和遭遇。 
  学舌鸟在《饥饿游戏》中的每次出现都会自然地牵引出小说情节上的波动和主人公命运多舛。作为象征符号出现的学舌鸟有其独特的背景和影响。在象征人类学视阈下,“某个社会的文化现象构成了一个庞大的象征体系,倘若阐释社会文化的结构和社会关系的性质及其内涵,并可以进一步揭示有关文化的深层结构,乃至于寻找出文化现象及其内部关系的结构与规律,那么作为人们内心文化观念与外界联结的各种象征,自然而然就是研究的出发点和突破口。”(储英华 何建平,2007138)而学舌鸟及其象征意义正是研究《饥饿游戏》的出发点和突破口,既能够帮助读者更好地理解原作的魅力,更能够使读者的浅层理解升华到作品精髓的认知层面。
  三、学舌鸟的象征意义 
  象征人类学视阈下,象征符号和象征意义有着不可分割的联系。象征符号是表象,而象征意义是内涵;象征符号可以只有一个,但是象征意义却可以有多个;象征符号可以是静态的事物,而象征意义可以是动态的现象。 
  学舌鸟在《饥饿游戏》中的象征意义之一政治意义。每个社会的不同阶级持有不同的思想,而就是因为这些不同的思想观念使得阶级之间产生了政治分歧。当个人与社会之间、与不同阶级或者政治势力之间的矛盾激化到一定程度,个人的突破和反抗总会显得那么寡不敌众。学舌鸟在《饥饿游戏》中一直是作为代表着底层社会阶级的利益的象征符号出现。在女主人公为了生存搏杀之时,学舌鸟的多次出现不仅意味着底层社会阶级对上层社会阶级的反抗,而且反映了底层社会阶级希望不受限制、自由生活的美好愿望。上层社会的压迫和底层社会的反抗形成了明显的矛盾对立面。基于底层阶级的无经济实力、无政治地位、无话语权等弱势特点,底层阶级的劳动人民寄希望于代表着自由的学舌鸟。学舌鸟的政治象征意义在一定程度上代表了统治阶级和被统治阶级之间的矛盾处在时时有可能会爆发的火山口之巅的危机之中。 
  学舌鸟在《饥饿游戏》中的象征意义之二族群意义。族群是弱势群体为了增强抵抗力、团结一致对外自然而然地形成的一个势力集体。当族群受到外部威胁之时,他们总会先想到利用某种图腾或者吉祥物以期其赋予自己某种不可知的神秘力量。学舌鸟在《饥饿游戏》中就扮演着类似族群图腾的角色。在女主人公上战场之时,学舌鸟胸针伴随左右,带给她足够的勇气、信念和正能量。这类似图腾一样的族群象征意义使得学舌鸟从一个普通生灵升华到不可预知的神力。在与另一区域的小女孩一起并肩战斗时,学舌鸟成了她们之间互相沟通和传递信息的桥梁。学舌鸟帮助她们两人合力对抗敌对势力,形成小的族群。这时的学舌鸟作为象征符号承载了象征族群意识的族群意义,即两个女孩儿的族群意识,使得她们彼此照顾、彼此慰藉,在杀伐决断的残酷战斗中找到了心灵休憩的港湾。 
  学舌鸟在《饥饿游戏》中的象征意义之三文化意义。象征符号本身及其所蕴涵的象征意义皆是文化信息的一部分。学舌鸟作为被统治阶级的图腾,势必在不同的被统治阶级的文化概念中产生了共鸣。象征意义反映了象征符号的确切的文化内涵。《饥饿游戏》中的学舌鸟作为象征符号,代表了对未来的预言、对亲人的祝福、对灾难的暗示、对胜利的渴望、对未来的期望等,甚至还承载了梦想的幻灭、友谊的考验、灾难的降临、缘分的天定等多层面的文化意义。对于学舌鸟文化的传承和发扬也正是某些“贡品”挣扎在死亡线上之时凸显出来的正能量。 
  学舌鸟在《饥饿游戏》中的象征意义之四精神意义。信仰是支撑人在困境中勇往直前的动力,精神是人类灵魂深处最大的原动力。学舌鸟就是在《饥饿游戏》中复杂而混沌的杀人游戏环境之中给予女主人公凯特尼斯最大的精神动力,它支持着凯特尼斯勇往直前。《饥饿游戏》中所有贡品面临的最终挑战都是死亡的威胁被同是贡品的他人杀死、被怪兽和猛兽咬死、被游戏的掌控者玩死、被有毒的动植物害死、被饿死渴死等。若没有精神支柱的支撑、信念的导航、原动力的激励,在艰难的生存环境下,即使是钢筋铁骨也难坚持到最后的胜利。正如施惠国主席所说,在一年一度的饥饿游戏中选出一个胜利者的最终目的和最直接原因就是希望!学舌鸟作为象征符号,此时的作用是用一种无形的力量,也带给人们希望,它鞭策和影响行为人的世界观、精神和感知,象征着被压迫人民对于死的抗争和对于生的渴望。越是在艰难困苦的环境下,学舌鸟的精神意义越是显得举足轻重,无可替代。 
  四、结语 
  《饥饿游戏》中学舌鸟的政治象征意义为整个故事框架铺垫了基准色调;它的族群象征意义预示着故事中所有人物的宿命;它的文化象征意义指引着故事情节发展的方向;而它的精神象征意义则犹如天使头上的光环保护着女主人公使她免受迫害。总之,通过对学舌鸟所反映出的象征意义之政治意义、族群意义、文化意义以及精神意义的解析,学舌鸟不仅表现为单一的象征符号,而转化为某种象征意义的表象对象,传承了相应的象征意义,对加深文学作品的主题发挥了不可或缺的主观能动性,使得文学作品的思想主题不再浮于表面,而深入骨髓。 
  参考文献 
  1 储英华,何建平.象征人类学的思想渊源和基本特征J.黑龙江民族丛刊,2007(01).
  2 瞿明安.论象征的基本特征J.民族研究,2007(05). 
  3 覃娜娜.当代中国象征人类学研究评述J.中南民族大学学报,2010(05). 
  4 王铭玉.语言符号学M.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2004. 
  5 乌仁其其格.象征人类学意义的探求与解释J.内蒙古师范大学学报,2009(03). 
  6 冼奕.象征人类学述评J.经济与社会发展,2008(02).